SRT個案回饋 – 放下心中的枷鎖

我大概是一年多前認識D的,他是個講話慢慢,但非常溫柔的人,給人一種安心感,覺得在他面前可以做自己而不被批判;最特別的是,他同時具有心理諮商師與薩滿療癒師的身分。一年前因緣際會請他幫我做薩滿個案,過程很溫暖,很有被支持的感覺,雖然不是效果立馬顯現的療癒類型,能量的餘韻卻一直在接下來好幾個月的生活中發酵,甚至許多現在我引導個案的方式也是從那次薩滿療癒過程中向他學的,正如他說的,我們就有如靈性的同修夥伴 🙂

下面是D進行SRT清理個案後寫的回饋,一如往常,他的言辭充滿了溫柔的能量,非常謝謝他願意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以下內容已經過當事人同意公開

感覺確實輕鬆許多,在跟Lillian結束SRT之後,身為一個心理從業人員,也是一位靈修者,我知道這一切得來不易。這陣子從工作、家庭到生活有了很大的轉變,心裡的聲音告訴我,我必須求助了,這時候Lillian剛好分享了她的服務,我當下就跟她預約了時段,從一開始認識她,先替她做了薩滿服務,到現在成為她的個案,我們的關係越來越深,說是朋友,反而更像是靈性的同修夥伴,信任著對方,冥冥之中我知道這會是一場精彩的旅程。

這段期間我一直處於一種恐懼、憂傷且憤怒的狀態,我知道自己可能對於來自社會、父親、權力結構的不公平,感到受迫害不安,卻不知道該如何解決,我只能硬撐著自己走下去,更信任每一個發生,在心中禱告。在面臨崩潰邊緣的前夕,和Lillian約定的時間來到了,我心中鬆了一口氣。

一見面一如往常的我們開始談話,不同的是談笑間她開始擺動著靈擺幫我清理,時間過得很快,我們邊聊天看似輕鬆,其實我知道幾乎是每每她說的話,都觸及我最核心的關鍵議題,我沒有懷疑,只是盡可能的開放自己,而她也悉心地給予我回應。

我們談到關於相互依賴、創傷和不願意原諒自我的創傷,過程中我開始有頭暈,但是卻越來越輕鬆,心中的枷鎖好像被打開,感謝她了解我生命中的重量。在跟高我連結的時候,我開始感受到某種愛與豐盛的感覺,那是我已經遺忘很久的,對於這樣的感覺感到安心熟悉,在談話中我發現原來我是可以練習原諒自己的,再次成為那純潔的,因為藏在內心太深的指責與傷害,烙下了深深的印記,讓我忘記了那個可能。

Lillian也回應給我許多關於生命方向的困惑,很神奇的,那都和我感覺到,卻不確定性內容相互輝映。我迫不及待把這些內容紀錄下來,深怕我會忘記了,我想要時常提醒自己。

很多時候其實也知道一切都是內心的反應,卻也很難不涉入其中,在結束Lillian SRT的服務後,確實是輕鬆了許多,自然有著跳脫的感覺。她請我繼續回去寫下我的傷痛,用孩子的心療癒自己,我知道那會是另一趟旅程,而且已經開始了。 到了今天,我才開始可以感謝這一切的發生,因為天使真的就在我們之間,我呼喚了,而她真的來到,是妳,是我,是祂。謝謝Lillian成為我這次難關美麗的天使,感謝。


其實在清理過程中,看到許多自己的影子,往往許多時候帶來最多心理負擔的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我們內在指責自己的聲音比外面其他人都大聲,我們自己就是最嚴格的糾察隊,尤其當外在狀況不佳,我們更容易回來指責自己是否做錯什麼事…卻忽略了,外在只是反映我們內在的鏡子,外界指著我們的指頭,其實都是因為內在我們指著自己的指頭還沒放下;當我們願意原諒寬恕自己,會發現世界也對我們友善許多。

純真的孩童沒有是非羞恥之心,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直到大人這麼告訴他(或這麼對待他);是非之心幫助我們走在正軌上,卻也可能成為心中的枷鎖。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喚醒內在的赤子之心,重新用那純真、無罪、無愧的眼光去看待自己,讓內在小孩去療癒、安慰這個千瘡百孔的大人 (我知道通常大家都講說要療癒內在小孩,但此刻我卻覺得是讓心中最初、最純真的那個小孩安慰已經被太多社會價值觀綁住的成人自我)。

試試看,把自己當成一個天真無邪的孩童,對世界上的一切充滿好奇心而不帶批判,然後用這眼光看自己…你會發現,不論是自己的何種面貌,甚至最令人羞愧的黑暗面,在赤子之心眼哩,都有著發現新大陸的興奮而全然接納;重新用這種方式去擁抱接納自己吧!


更多關於SRT的介紹與說明,請參見 SRT 靈性反應療法個案
欲預約SRT個案,請按此

對「SRT個案回饋 – 放下心中的枷鎖」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