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總裁 v.s. 大腦風險控管部門

大家有沒有一個經驗,拿著一個讓你非常頭疼的問題去問老闆該怎麼辦時,他一派輕鬆的隨口說了個很直接簡單的答案,好像那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個問題,你聽的點頭如搗蒜,但回來後卻覺得…可是…有好多可是阿!!

這幾天密集做催眠個案下來,突然感覺我們的內心就好像一個很有智慧的內在總裁,總是可以三言兩語就道破平時想破頭也鑽不出的糾結,然而我們的意識卻像風險控管部門一般,總是會提出許多質疑、擔憂,覺得事情永遠不可能那麼簡單。

想起一位個案總是想要再多做些什麼,想要看到自己還有什麼未發現的潛能,進入內在世界後卻看見好幾個一直在玩跳蘑菇的小精靈,整天就是玩耍、吃飯、睡覺,個案看到後不禁覺得…就只有這樣嗎?應該還會發生什麼吧?應該還可以做些什麼吧?

但小精靈的回答卻是:"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不想做什麼就不要做什麼啊!" “這樣跳來跳去的就很好玩啊!" “現在我們休息,沒有要做什麼。" “享受當下的每一刻,當下的每一刻都很快樂!"

小精靈的回答直白簡單到個案覺得自己剛才問的問題都很笨,因為小精靈們根本沒想那麼多。

0713_Millionthingstodo-1024x1024

結束後,個案緩緩睜開眼睛,盯著室內到處看,彷彿第一次看到房內那些東西;後來她告訴我,她一進來就看到有些東西掛在牆上、擺在桌上,但她從未注意它們,直到催眠完後睜開眼睛,她突然發現房間內的每樣東西似乎都在閃閃發亮,她頭一次對房間裡每件事物產生好奇心,這才稍稍體會小精靈說的"當下的每一刻都很快樂“是什麼意思。

又有另一個個案,看到自己竟然是隻趴在泥地上的鱷魚,不由得發出一聲"痾~"的聲音,結果身為鱷魚的那部份竟然回說:"痾~什麼?我就是我啊!"

身為鱷魚的個案非常的理直氣壯,覺得那就是她,就是那樣,完全沒有身為人的自己那種複雜的心緒,這時個案才意識到其實自己是在意他人眼光的;鱷魚身分的她即使長的黑黑、有著血盆大口,還躺在泥水裡髒兮兮的,但她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奇怪,因為那就是她,反而是身為人的她第一時間仍會被鱷魚可怕的外貌嚇到,直到後來感受到鱷魚溫柔的眼神才知道鱷魚是善良的。

或是像那天當我與自己的內在小孩對話時,一直很擔心自己無法滿足內在小孩的夢想會被責怪,結果硬著頭皮跟她坦承的後果,卻只換來內在小孩一句:"不管你想做什麼,都要好好努力喔!才不會丟我的臉!"

當下有如獲得大赦一般,原來我根本不用害怕自己做不好或做得不對,我的內在從來沒有強迫我一定要朝既定的方向前進,只希望我盡力而為罷了!

31abdb5a021d97055322b596d9acbdfe--awkward-yeti-funny-comics

當我們把外在看似無解的難題帶到內在時,只見我們的內在之聲總是用單純的思維輕易地化解難題,當下總有"對齁…好像就是那麼簡單啊!"的頓悟…但往往醒來後,我們的頭腦又會自動加上一句:"可是…真有那麼簡單嗎?"

然後事情又再度被複雜化了…

不過,我想人腦本來就是一種防衛機制,它是公司裡的風險控管部門,總是要計算出各種可能性,於是內在總裁下的一道簡明指示,在大腦風險控管部門就被展開成10萬個working items了。但頭腦不是壞人,它不過想保護我們不受傷害,非常盡忠職守考慮各種風險,只是過度保護時難免就將事情複雜化了,所以適時回顧內在總裁的話是非常重要的,可以確保我們莫忘初衷

Tapastic_Plea

身為一個擁有菁英級大腦風險控管部門的人,我非常明白壓抑、忽略頭腦的聲音是不可行的….害怕就是害怕、擔憂就是擔憂、顧慮就是顧慮,你沒有辦法假裝那些情緒或未知的風險不存在,但卻可以好好與這個部門合作,既說服它在可監控範圍內放行內在總裁的指示,又能信任它在危急時能提醒風險的存在好及時煞車

在大腦風險控管部門的監控護持下,內在總裁的決策是可以被安心執行的

fc3612e9d52410a9f9aa5a7e7109185d--human-heart-inspiring-art

那麼,內在總裁,今天您的指示是什麼呢?


更多關於催眠個案的介紹與說明,請參見澄識催眠個案 ~ 找回你的內在力量
欲預約催眠個案,請按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