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中心空白者的共振

不論在人類圖上你的情緒中心有定義(顏色)還是沒定義,只要你還是個人類、有著貪嗔癡的我執,就一定會有七情六慾,有著喜怒哀樂的情緒,差別只在於你是否擁有自己的情緒週期波,或者你的情緒能量很容易受到周遭影響而起伏不定?

雖說情緒中心有定義的人代表這個能量中心點有著穩定的能量運作,而情緒中心空白的人沒有,但有趣的是,往往情緒中心空白的人反而是被視為情緒起伏較大的人,因為他們的不可控性及非預期性,常讓自己或旁人措手不及。

在理解有定義(顏色)及沒定義能量中心的差別時,我常常會用水龍頭來作例子:能量中心有定義的人,就像水壓穩定的水流頭,24/7水量就是那樣,不管你喜不喜歡,但因為穩定,所以得以熟悉甚至找到好的方式與之共處(例如像來自根部中心的壓力或直覺中心的恐懼);但能量中心沒定義時,就像停水後第一次打開水龍頭那樣,出來的水量可能會爆衝,但幾秒鐘突然又沒了,再等一下突然又爆出水來,令人無法掌握。

另一個類比則是滿與空的水杯,能量中心有定義的人就像裝滿某種飲料的杯子,有自己的顏色、風味,但沒定義的人就像個空杯,常常無意間就被倒進旁人杯中的飲料,而且因為本來自己是空的,所以對"突然滿了"的感覺特別敏感,因此容易小題大作而放大那感受…試想,一個情緒中心空白的人,突然被倒入滾燙的"憤怒"情緒會有多驚嚇跳腳?

volles-und-leeres-bierglas-21503366

但每個設計都有其完美之處,沒有定義的能量中心就像是敏感的偵測器,能辨識出裝進它的外部能量,然後如一個音箱般與之共振甚至增強放大,而這種效果當然屬情緒中心空白者最能彰顯。以下分享幾個這陣子做人類圖解讀時的實例來解釋情緒中心空白者會如何與外來情緒共振呢?

記得有個個案跟她的女兒都是情緒中心空白者,但她們相處時很容易一言不合就情緒爆發,然後彼此都覺得是受到對方情緒影響;我聽到後,開始比手畫腳解釋這件事情可能的前因後果。

一開始,可能在某一方心中產生一個如芥子般大小的情緒能量,這可能是自己的或由外界接收的,然後另一方也接到這個情緒,開始與之共振並放大,接著像玩拋接般,前者再接到這被放大的情緒然後再次將之放大,於是芝麻大小般的情緒能量變成一顆核桃、然後是乒乓球、棒球、足球…然後變成沙攤球…最後變成一顆核彈…就看誰先爆發了!!

Contagious-Emotions

問我,那到底一開始那怒氣是誰的呢?說真的,那已經不可考也不重要了;若非我們心中原本就有憤怒的種子,外界灌入的憤怒又怎能引起我們的共振呢?共振現象要雙方都處在同樣的頻率中才玩得起來;與其去怪罪到底是誰先產生原始的怒氣,不如在情緒高漲時,意識到自己可能不小心承接了他人的情緒,趕緊喊停跳離,不再認同這個情緒才是王道。

image030

而另一個例子則是怎麼去覺察自己可能接到他人的情緒,又該怎麼跳離呢?

我自己也是情緒中心空白者,記得有一次兩個朋友找我問人類圖,一個先到,所以我就先講他的,當時談話愉快,心情也很平和穩定,後來另一個人到,我就開始講他的,當時也一切都很順利,但隨後我向他們道別回家路上,卻突然有一股罪惡感升起…好像我做錯了什麼事或說錯了什麼話。

很久以前的我心中總是有一股罪惡感,但經過多年的清理釋放後,這兩年已經很少感到罪惡感的突襲,所以這股感覺突然襲上心頭,讓我嚇了一跳…開始想...是剛才我講了什麼不該講的話嗎?是我講錯什麼了嗎?我講的話可能造成他人負面影響了嗎?

哇…我超會腦補的…不過一個罪惡感,我已經馬上想到幾十種可能原因。

但好在,學過催眠後,我更擅長去探究內在情緒的形狀,所以邊走路我就邊讓自己進入內在狀態,試圖去摸出這個"罪惡感"的形狀;從一池黑水中,我撈出一個正呈現祈禱模樣的小孩雕像,將之擺正,我試圖去感受他在說什麼:

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我說錯話/做錯事了,請不要打我/不理我!"

下載

我感受到內心的小孩這麼哭著,於是我也順著這情緒深深去感受自己做錯事後那懊悔罪惡的感覺,幾乎是刻意的將這情緒套到自己身上…然後…我突然驚覺…it doesn’t fit…這不是我的阿!!

tumblr_inline_n8g0jmbJLh1qej8a8

就像灰姑娘的姐姐穿不下玻璃鞋一樣,當我刻意將這情緒套到自己身上,反而驚覺那並不是我的,而在我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心中原本強烈的罪惡感也開始渙散…然後消失…這時我才真的確認…啊!剛才我把他人的情緒錯當成是自己的了!

那麼,這到底是誰的呢?

抱著姑且一試的念頭,我將剛才感受到的情緒與畫面,傳給剛才那兩個人的其中一位,問他們中是否有誰曾有這樣的情緒;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那個畫面讓我感覺到某種不健康情感依附的關係,而其中一位直覺中心是空白的,剛好容易緊抓對自己實際上不好的人事物不放,所以猜想或許有某種關聯。

後來收到回覆,果然那位直覺中心是空白的人之前曾有類似的心情與關係模式,於是我給予一些有關情感獨立與覺察關係平衡的建議,希望未來他不會再陷入類似的狀態與模式。

不管情緒中心有顏色或空白,我們人很容易與自己的情緒認同,然後就剪不斷理還亂了,但當我們停止將我們自己與情緒畫上等號,在我們與情緒反應間創造一點空隙,便能很快站回旁觀者的位置,不與情緒共舞不論那情緒來自於自己或他人

這同樣也是人類圖中,內在權威為情緒中心者需要注意的事情,身為情緒中心有定義的人,會有一定的情緒週期,所以要避免在情緒高點/低點被情緒拉著走而衝動下決定,而須等待情緒周期後的清明。

在中文與英文中,我們常講"我很快樂"、"我很生氣"、"I’m sad"、"I’m terrified",好像我們就"是"我們的情緒一樣,但在學法文時,我發現他們會用"非認同"的方式來描述情緒:

J’ai peur–>我"“恐懼
Je suis en colère–>我"“憤怒的狀態

藉由在自己與情緒間創造一點空隙,我們知道"恐懼"是與我們不一樣的能量,既然可以被擁有,就自然可以被釋放,而"憤怒"是一種狀態,既然可以進入這種狀態,自然也可以離開;藉由這種"非認同"的表達方式,我們拿回主控權,而不再被情緒綁架…我想這或許也是法國人散發魅力之處 – 他們無所畏的表達各種強烈的情緒情感,但同時知道他們並非那些情緒,因此可以瀟灑離開,繼續享受生活…la vie est belle~

然而對於所有有能量中心空白的人,第一步的難題總是“覺察" “非自己"的狀態,要發現自己原本是個空杯,目前被裝進的飲料,不論多香醇多甜美,都不是自己的,脫離認同狀態,同時願意釋放那不是自己的…這可不見得是簡單的事…人最害怕的事物之一就是"失去";即使那東西原本也沒多好,但一想到原本以為是自己的、現在需要放手,下意識就會有恐懼或抗拒產生…不過複雜的人性已經脫離本篇範疇,就等待下次良機再討論啦!

總之,情緒中心空白者可以是個很美麗的設計,因為敏感而能感受到周遭人的情緒而更有同理心,也因為很多時候感受到的情緒不是自己的,而能輕巧的自情緒風暴中離開,學習去愛並活出自己獨特的設計,一切都是最完美的安排喔!

對「情緒中心空白者的共振」的一則回應

  1. Lan 說道:

    從不同語言對情緒的描述去思考是個很有趣的切入點!
    這也許也是一種文化差異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