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完印加古道朝聖之路後…

一切的一切,是從我六月走完印加古道這條朝聖之路開始的…

FILE1341.jpg

當我從馬丘比丘下來後,寫下了這段話

當我走在印加古道上,看著連綿的山峰疊起,什麼療癒內在小孩,勇敢做自己,與上師天使連結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踏踏實實的跨出每一步,我人就在印加古道上,與大自然在一起,與歷史在一起,與我自己創造的實相在一起,這種親身走過的體驗,對我來說遠比冥想、xx療癒來的真實,霎那間,那些靈性思維突然變成一種兒戲

如果我一直走在體驗這個世界的路上,根本不會也不需要去關注自己的靈魂的渴望、前世今生什麼的,因為每一分鐘我都活在當下,與所有的自我在一起

從那之後開始,我陷入一種很混淆的情境;一方面,我對於以往熱衷的靈性活動都有種說不出的反感與冷感,但另一方面,我卻再也無法忍受回到原本的工作環境,有如自由的鳥再次被關回籠中,有股很深的無力感。

體內深處似乎有個巨大的氣泡,在內在形成一個空洞,醞釀出許多自我懷疑,以往已經很微弱的內在感受轉變為麻木,每天仍練著擴療、做著SRT,沒有任何感動,只有說不出的煩躁。

同時,每天早上起床時,第一個冒出的念頭常常是"我要離職",內在似乎有股急欲往外衝的動能,總是要盡力安撫自己,才能忍住一走了之的念頭,逼自己打開電腦,開始一天的工作。

並非我不想離職,而是我知道自己離職的動機還不夠 “純正"。

完全不運動的我順利爬完印加古道後,意識到自己的潛力無限,且危機處理能力很強,到哪裡都活得下去,所以理論上我應該可以縱身跳入未知…但心情上就是尚未準備好

同時,"離職"這個念頭對我來說多少有點逃避成分,不喜歡工作上的某些人事物,覺得很煩躁,很想逃離充滿各種邏輯、策略、"應該"的世界,躲到世界上沒有人可觸及的角落

在七月底與前同事們聚餐時,我邊叉著牛肉入口,還邊開著筆電參加與客戶的會議;我告訴大家,我會離職,這份工作已經占據我太多時間,嚴重影響到我想做的事情;然而,當我還想離職的時候,我就不能離,當我已經不想離職後,我就可以離了

前同事們不是很明白我那句像繞口令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我不想以"逃避"的心態離職,因為我被這份工作激發的情緒能量,若是沒有化解平衡,不管我換到哪個領域都還是會重現;而我已經受夠這樣的無限循環了!

說也奇怪,或許是那次聚會時把工作上的怨氣都吐夠了,隔天那股隨時想離職的衝動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更深的無力感與麻木感….for everything…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