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T個案分享 – 高我就在你的表達中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療癒是在你想要被療癒,並開始主動求助後就開始進行,而今天的個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今天與個案H小姐約在公館一家很安靜的咖啡廳,坐下來後我問她為什麼想來做SRT? 她搔了搔頭,對我說覺得目前生命陷入停滯,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我問她想做什麼,她說想成為一名作家,但目前朝九晚五的生活讓她回家後只想懶懶地放鬆,而沒有餘力再花更多腦力創作。

此外,她說之前另一位SRT的諮商師告訴她高我其實很想跟她聯繫,然而她從來都不聽高我的話;H小姐很無奈的說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高我溝通阿!

於是我開始進行SRT清理,請高我針對她目前的生命狀態做個大掃除。清理過程中,一直清理到「憶起靈魂的目的是靈性開悟」這個項目,以及其他比較沉重的能量;其實H小姐的狀況很常見,出社會工作幾年後產生彈性疲乏,不斷地給出,卻沒有回到自身好好滋養自己,導致內在累積太多雜物,生命力也逐漸枯萎,而忘了或沒有力氣去實踐靈魂原來的目標。

清理完畢後,簡單與她做些討論,跟她說要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好好幫自己充電,而這可以從簡單的靜心冥想開始。她與我分享之前另一位療癒師幫她療癒時看到的畫面,裏頭有個在房內哭泣的自己、一個在門外憤怒拍打著門的自己,還有另一個在一旁冷眼旁觀的自己。

原先想帶領她做一個簡單的冥想去擁抱那個在哭泣的自己,但她似乎有所疑慮,所以不勉強,但還是告訴她我原先想帶她做的事情,並鼓勵她運用她寫作的能力去揣摩那三個自己會說的話,讓那三個面向的自己可以好好溝通和解,同時也幫她展開第二階段的清理。

在這個階段中,清理到許多排斥與抗拒的能量,也看到許多與「合一」分離的項目,於是我用一個象徵性的比喻來描述我感覺到的狀態,就好像一個失憶的人,在某個地方建立了新生活,但當他有機會回想起過去時,卻非常抗拒去想起他本來的家,不知道在逃避什麼。

清理到最後,我詢問高我還有什麼話想說的,靈擺指到「我們只是忘記了本源」,而這也是第一階段清理時最後指到的項目…看來她的高我真的如另一個SRT療癒師所言,有點小哀怨阿XD

最後,由於H小姐指定要做「高我出任務」,於是繼續用靈擺請高我指出要她實行的項目;靈擺指出的關鍵詞,配合之前清理的狀態,在我腦中逐漸融合成一個想法,將幾個細節與高我確認後,我向她提出一個有趣的任務: 繼續閱讀